寻寻觅觅,终蓦然回首。
吾之所寻,舞于阑珊处。
你是否还会在原地等候?


这儿安程默,欢迎。私戳加企鹅。

呜哇甜死了啊!!!!。

陆拖:

就是单纯想看老韩喝醉酒。
  
  
韩文清酒量不错,但这还是要看跟谁相比,至少在今天的酒桌上,他并不是唯一一个能灌下半打啤酒的人。


回家时已经接近零点,残存的清醒让他尽可能悄声打开家门,却不料反手将它关上的时候用劲儿太大,撞上门框的声音甚至惊动了对面楼的声控灯。叶修从傍晚开始就在沙发上等韩文清回来,一直等到睡着,开门的动静只让他有些迷糊,这一下则彻底清醒过来,没穿拖鞋就跑去玄关接他,“怎么才回来……你喝酒了?”


“嗯。”韩文清扶着墙蹬掉鞋子,松开手想去搭住叶修的肩膀,结果一个踉跄差点摔在他身上,“你还没睡。”


“睡了,刚醒,哎哟你这味儿。”


“嗯。睡觉吧。”


“睡什么睡,你先坐着我给你倒杯蜂蜜水。”


被他安置在餐厅的椅子上的醉鬼格外安静,一动不动地笔直坐着,等到叶修端来杯子才伸手接下,“你怎么还不睡?”


“我睡了谁伺候您,赶紧喝了换衣服。”


韩文清认真看着眼前的人,咕咚几口把水喝掉,又继续盯住他不放,“叶修。”


“嗯?怎么了?”


“你快去睡觉。”


“你这喝多了犯轴呢怎么,”叶修拍拍他的脸,“给你把衣服换了,洗洗脸,我就睡觉,行不行?”


那人思考了一会儿,笃定地点点头,“好。”


趁韩文清还能控制自己的步子,叶修半搀半推着把他带去卫生间脱了浑身酒气的短袖短裤,只剩下条深色的内裤留在身上,再拧了毛巾去给他使劲擦擦脸就算结束。家里空调开着,韩文清走过客厅的时候打了个哆嗦,顺势搂紧撑着自己胳膊的叶修,低头闻了闻他的发旋。


“几点了?”


“十二点十五,还能不能走?”


“这么晚了,你赶紧睡。”


“我说你这什么毛病……”叶修恨不能把他扔在这儿自生自灭,叹口气又把他向自己拽近些,“上楼梯了,站稳。”


“以后别等我,早点睡觉。”
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


“烦我了?”


这个一米八一的大累赘终于被他搬上了楼,不留情面地摔在床上,保持着原样姿势抬起头来,“你烦我了。”


“烦死了,车轱辘话来回说,比我妈都唠叨。”


“叶修,”他伸手拉住一边抱怨一边把他拖上床的人,“不要烦我。”


“我说你怎么喝多了这么婆婆妈妈,不烦不烦行了吧?”


“好。”


辛苦半天的人终于也躺在床上,还不忘给对方扯扯被角,再把自己也裹到那条花里胡哨的空调被下面,哄小孩儿似的揉了一把韩文清的头发,“眼睛闭上,睡觉了。”


“叶修。”


“干嘛?”


眼皮上传来柔软的触感,然后划过鼻尖,停在嘴角上,轻轻蹭到中心,再飘忽到另一边去。


“叶修……”


“我靠臭死了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不是你今儿喝了多少啊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嗯是多少?”


“嗯……”
  
  
  
居然睡着了。

评论
热度(208)
  1. Lu.TLu.T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今天想吃烤鱿鱼🐙
    存档12

© 安程默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